Baekkken

正直的骨科院大夫
大概不会再产出fgo相关
赞美丕植
我今天就要打死你植甄
试图逃避现实却期待糟糕的事能有所转机的人
头像随墙头

我好像很久没有开lof了( •̥́ ˍ •̀ू )

【楚屈】长途电话(上)

“您的意思是,您想找到曾经的那个人?”白衣女子打量着面前的男子——散落的三千青丝,随着阴间的阵阵冷风飘忽。虽然面容被死亡的翳影笼罩,却仍然能感觉到旧时的风采。这人便是屈平了。

他点点头,说道:“听闻这里有可以与转世的灵魂沟通的,叫做电话的东西……”

“的确有。”女子说,“但是,这是有时限的。你不能直接与他见面,他也已经忘记了曾经的种种……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那么,给我一样您的东西,换来一柱香的时间。”

他愣了一下,叹息道:“我现在孑然一身,没有什么能够给你了。”

那女子也是叹气:“看你已过几千年,怕是不多时就要消散。那便是算我这一份成全之心。”也是不打算收取什么报酬了。

“多谢……”多谢姑娘成全。他的魂魄已经虚弱的说不出那么一句完整的话了。

熊槐看着手机显示屏,皱起了眉头。没有号码显示,没有“陌生号码”的通知,甚至连拒接的按钮都没有……鬼使神差,他还是接了起来。

“喂?”熊槐颇有些心慌,倒也不是害怕,只是像心被谁攥住了一样,酸涩不已。
对面那人说道:“你现在……过得怎样?”
“你是谁?”熊槐问道。本来他应该直接挂了电话的。可是,却又什么催动着他,让他再说几句……

仿佛是一种祈求——求他听听对面那人的话。

“我是……”我是你的臣,是屈平、灵均、三闾大夫。是无论如何都要等你千年的人——可他说不出口。
他说不出口,熊槐却已经知道了。他的脑中有一个清亮却略显阴森的女声,告诉他这个人他绝不可以再忽略。

“……你等了我很久,是不是?”熊槐试探的问道。

是。对面的人没有说话,可他的声音却已经在熊槐耳边响起。
从前,我等你与我谈话,我等你召我回来,我等你回来。如今,我等你想起我。

那么长的思念,若是一碗孟婆汤便能解决,那该多么廉价?这时,熊槐感觉自己的手像是碰到了一层无色的壁障,只看见那壁障内云雾缭绕,还有一个隐约的人影——袖袍飞扬,青丝散乱……

就在这时,那头的声音突然断了。熊槐也自那景象中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屈平也不由得惊诧。才说了几句话,为何……?

“时限到了。”女子幽幽的说,“他已经快要看见你了,接下来,就看你相不相信他自己的悟性了。”
屈平怔愣着,告辞离开了。他的背影融在一片黄泉水中。

相信吗,一定是要相信的。
TBC
爆字数(((
咕咕咕咕咕

妈啊终于到家惹
下一篇大概会写楚屈ԅ(¯ㅂ¯ԅ)好久没写文了等我找找感jio

要先搞学校活动,然后还要去趟魔都。。。估计三十号之前回不来
我现在在一点点的码,抽时间码完就发嘤嘤嘤

合格考完当然要期末考啦
7月10见

【郭荀点梗】戏剧性相遇(上)

因为时间问题这篇写的并不是十分满意
点梗,感谢小天使私聊给的梗 比心心
——————
“晚上好,落单的小猫。”郭嘉端着酒杯,杯中的液体摇摇晃晃,映着五颜六色的灯光。“你是新来的?”他打量着面前的青年。

“我……是。”荀彧一直在神游天外,突然被问话让他紧张的捏住了衣角。

“别紧张,过上一会儿你就拘谨不下去了。”郭嘉笑几声,向荀彧伸出手去,“走吗,去楼上?”

楼上……好地方。荀彧暗地里撇嘴。他真不该给曹植挡下这个潜入灰色交易市场的任务——那小子看上去单纯,实际上比谁都会说话。

是了,他是来完成潜入地下交易市场任务的——那个任务转由他们负责了。他为了掩人耳目还特意化装。

但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不是吗?他咬咬牙,说:“走。”但愿一次就能发现关于他们的证据。

客房里的香味浓的叫人目眩,灯光泛着暧昧的紫红色,床上铺着恶俗的玫瑰花瓣。郭嘉笑着搂着荀彧走到床边:“等我。”用食指在荀彧唇上一点,走进了浴室。

“这次的人没见过。”郭嘉锁好浴室门,压低声音与谁通话,“他长的很好看……挺像是他们老板跟我说的‘新货’。跟踪?那么低下的手段。我带追踪器了。”

“那么,你跟他们警区的人会合了吗?”对面的人问道。

“会合?我根本没见到他的人!”郭嘉耸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在这地方问谁的名字,会被人怀疑的。”

“喂,子建?”荀彧接通了电话,压低声音说,“我现在没有引起怀疑……虽然那个人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虽然我们没有见过……”

“那,那个叫郭嘉的,和他汇合了吗?”曹植问道。

“没有,你们没发给我他的照片啊……”荀彧匆匆一瞥,发觉浴室门把手轻轻转动,“不,没必要给我了。”他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床头柜。

郭嘉身上还有微微水汽,湿润的发尾铺在肩上。绕是荀彧有任务在身,也不由得怔了一怔。

这种表情自然没逃过郭嘉的眼睛。他轻笑,把荀彧压在床上。“哎——”荀彧吓了一跳,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就这一会的功夫,郭嘉的手伸向荀彧的手机,藏上一个小追踪器。

荀彧那时候已经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TBC

六月四号开始放假 在那之前全程上学
在那之前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

【占tag致歉】咸鱼点文

灵感枯竭ing
但是不产出感觉自己好咸鱼哦!!
所以来求脑洞((不嫌弃我ooc就好(
可以的话最好是欢乐向一些的题材 能写成短篇最好(趴
cp见tag(趴
我爱你们(突然站起来笔芯

【又迟到的节贺】所以节假日要不要请假呢

年轻人,趁着身体好承受能力强赶紧多吃几口楚平
年轻人,过日子要幸福,懂知足,所以要多吃点丕植
年轻人,要有远大抱负和理想,指点江山,吃点郭荀
还有各种文学组员出没 跟劳动节没半点关系
哪次不是现代au 我也没少写过学园paro

劳动节,是劳动人民的节日。路人脸校长义正言辞的说,所以,我们不放假了。

台下清早起床听讲话的老师学生险些跪下去。且不论劳动人民的节日跟我们不放假了有什么关系,单说“不放假”这三个字给全校师生带来了如何大的打击。

“天,这什么破学校。”郭嘉老师暗暗咬牙。他昨天还打算着假期的时候把荀彧约出去然后捅破二人之间那层透光的窗户纸……

曹操在一边笑出了声:“叫你昨晚叨叨这么久未来企划,泡汤了吧?”

然后荀彧回头,一个疑惑的目光让那俩人都闭了嘴当鸵鸟。

台上路人脸继续滔滔不绝,唾沫星子险些飞到第一排学生的脸上。眼见着第一大段讲话完成,却又换了个同样路人脸的教导主任继续飞唾沫。

“哥哥……还要多久啊我好困。”曹植显然无精打采,轻轻趴在前排曹丕的背上冒泡泡。

“叫你昨晚打游戏。”曹丕手伸到背后戳了戳团子一样黏在自己身上的人。

曹操已经学会了如何去说服自己不去理那两个目中无爹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年轻人恋爱气息的儿子。

“唔咳。”教导主任试图维持秩序,“最后呢,今天下午四点全校师生在礼堂听讲座……由郢都大学文学系教授屈原先生讲座——我知道你们跟他很熟但是到时候有录像,聊奇怪的东西给我到你们那个qq群去聊!”

屈原教授……曹植猛地从曹丕背上弹起来。要知道他俩聊天聊的特别合得来——然后他听见那句“到时候有录像”,就又瘪回去了。

曹丕轻声安慰表示别担心你爱咋玩咋玩。

“哎呀,屈教授都来了,那熊校长岂不是也……”李白的搞事微笑。

“听说他俩最近小吵一架呢……”杜甫轻声。

“小吵怡情啊他俩现在又不至于——那样。”贾谊。

散会。

学生老师都个个拖着麻了的腿酸了的腰爬回教学楼。郭嘉黏住荀彧开始献殷勤,曹操冷眼看他反被荀彧套出酒藏在哪里之后,嘲笑了两句。

曹植本来有顽疾,身体偏弱,差点没在楼底下晒咸鱼。曹丕连拉带抱的给他拖了卫生室去——当然卫生室这种神奇的地方一定会发生神奇的事。大魏文明礼貌从不开车。

所有学生上午上课都没太有精神。不过到了下午,就撒了欢了——尤其是,看着屈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
他们兴奋到不理会熊槐一脸的不高兴。

荀彧作为学校的排面,礼貌的欢迎屈原和那位不请自来的客人。给他们带路到礼堂去。

半小时后,所有人都正襟危坐。除了——

“您在拍什么?”王维看着熊槐手里那款不是一般贵的相机,“您这是拍照啊不是录像。”

“就是要拍照的……你们老师应该有说现场有录像这事吧。其实录像的是我。”熊槐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我不管你们在聊什么,别站起来挡我拍人就好。”

话音刚落,贾谊就站了起来。然后台上台下俩人开始了治国方面的高端谈论,你一言我一语,一发不可收拾。偏偏台下坐的都是有几把刷子的,一下子全礼堂炸了锅。捧着摄像机的王上又一次体会到交流的力量。

“……”熊槐。

“……”王维跟他大眼瞪小眼,“这种貌似叫那什么——毒奶?”

“毒奶前提是有奶。”李白在争论之余还不忘回头反驳一下。

已经没人记得路人脸教导主任提醒过的事情了。荀彧叹气。

哎呀反正他也是路人脸啦没人关心的,而且玩的很开心嘛。郭嘉蹭过去。

“看来劳动节的确不是什么叫人清闲的节日。”曹操失笑。
END

占tag致歉

我希望哪哪儿的粉,都能花几分钟看看我写的话。
圈子热了,什么鸟都有。这令我开心也让我伤心。
为啥呢,有个小姐姐说,圈里热了,馊的粮食也多了。

不是针对哪位,但我希望打了萧疏寒个人tag的都注意。因为这个让人感觉不适:
萧疏寒,是武当掌门,太上忘情。
他是无情,不是无义,不是没有良心。
他是谪仙般的人物,不是哪哪儿都有的红尘中人。
他承担着一个武当,一个人间仙境。他没有义务属于任何人。

恕我直言,我对ooc很宽容,但这并不代表宽容=包容对角色的扭曲甚至于污蔑。

我尊重评价和建议,但这并不是某些姑娘说出萧疏寒“大猪蹄子”甚至“傻逼”的理由。这是侮辱,对角色的不尊重,也是对萧疏寒这个tag以及tag下萧疏寒厨的不尊重。

萧疏寒是武当掌门,是无情道大成的人,是背负了酸楚过去回忆的人。他的人设不多,但足以证明他不会是被划分给谁归属的。

不求圈热,不求各位都爱他。但是,请不要抹黑,不要攻击,不要侮辱。这是一个卡文的萧疏寒厨最底线的请求。谢谢。

请求各位尊重一位摒弃红尘的,武当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