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kken

正直的骨科院大夫
大概不会再产出fgo相关
赞美丕植
我今天就要打死你植甄
试图逃避现实却期待糟糕的事能有所转机的人
头像随墙头

不灭之土.1(可能长,cp暂定宁羞 水蓝无差)

我 爬了新墙头 他们 真棒
具体是什么设定我也说不清楚_(:з」∠)_
我快因为这个脑洞憋死了所以赶紧写出来但我的坑品(
架空!架空!穿越!穿越!
目前不确定除了小ig以外会不会有别的人物

——————————

最后的一道防线。
神明创造的所有生灵,直面黑暗的最后一道防线。
地面被腐蚀成黑泥,咕嘟嘟的沸腾,无数士兵陷了进去,被拖进地狱。
“BaoLan,你还能撑多久!”精灵少年对着城墙上的魔法师喊道。
“唔……”瘦削的魔法师推了推眼镜,“不超过一天。”他脚下的城墙全然是用魔力组成,一旦力尽,整个世界的最后希望就会溃灭。
少年皱紧了眉头,攥紧手中的金弓。他身后的箭袋里只剩下最后一支箭。
“Jackey,你先休息。等待时机。”BaoLan说。

两人的目光紧盯遥远的某一处山顶。
“Shy……”
山顶上,铺了满满一层鲜红。也不知是晚霞,还是血。
黑云压城,所有人都在祈祷不同的东西。

咔拉……咔拉……
沉重的剑锋划过山石,身穿血红铠甲的战士,一步步拖着身体向山顶去。时不时的一道剑光挥过,倒下一片烂泥似的魔兽。
去山顶……为他们的行动除去后顾之忧。
他的双眸赤红而无光,仿佛只是一具战斗的机器。他的理智恳求他停下休息,他的双手却让他去杀更多,杀尽眼前的一切,为了一个不知能不能看到的黎明。
“唔……”一只魔兽垂死挣扎,尖利的牙齿狠狠刺进了他的右臂,血液涌出的瞬间,眼前一阵模糊。他自腰侧拔出短剑,向下劈去。那魔兽终于松了口。
眼前,就是山顶。
沾满灰烬的嘴角勾起一抹破碎的笑。

太阳快要下山了。
剑刃狠狠插入山石,战士的身躯也随之倒下,扶着剑跪倒在地上,阖上了双眼。

“Ning,封路!”随着远处山顶上那个影子的现身,魔法师向城下大喊。然后,抬起手拿袖子狠狠擦了一把眼泪。
然后城下的尸山里弹射出一人,用钩索脚不沾地的掠行,在兽群中穿梭。一道坚硬的岩壁在他身后竖起,将整个兽群隔离在岩壁之内。
Ning左右躲避着魔兽的利爪,忽然看见了什么,问道:“Shy还有可能回来吗?”
城楼上的两个少年同时沉默。
“我知道了。我找到这最后一支魔兽军的领队了,在挺远的地方。”他说。
BaoLan的嘴唇有些颤抖:“能杀吗?”
“能。反正Shy也不用再等我回去了。不过那样的话,这个石阵……”
“你去吧。我们来撑。”

钩锁咯啦咯啦的响,人影很快成了一个黑点。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魔法师的口中溢出一丝黑红的血,精灵一双清亮的眼睛紧盯着手中最后的箭矢。
“我回来了。”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BaoLan抢打起精神回头看,终于露出了几天内唯一的笑颜:“Rookie,太好……”
话音未落,人先倒了下去。
“BaoLan!”精灵冲过去,托起他的身体,想要注入魔力维持他的生命,却发现那具身体早已破败不堪。

城墙一阵震颤,连同岩壁也一道颤抖。
Rookie一步向前,接替了BaoLan的位置,紧接着便因为超大负荷的魔力供给而险些晕厥。
月亮升起,魔兽的行动更加嚣张。它们撞击着Ning留下的石壁,试图破开一个口子逃出去。
Rookie骂了一句,掏出短剑捅进了自己的掌心。鲜血流入脚下的法阵,岩壁上顿时附上了一层坚冰,任由魔兽撞击也撞不碎。

“哥,魔兽现在发狂的不正常……”Jackeylove说道。
“Ning,怕是要……”Rookie没有说出那几个字,“不过,看他们的样子,Ning去杀的应该是最后的头领了。”

“嗷——”兽群中的一只突然高声嚎叫,整个兽群乱作一团,不要命的想拆了封禁他们的障壁。
“那玩意死了!”Rookie喊道,同时又在手腕上来了一刀,将冰层加厚了些:“Jackey,这是最后的……!”
“……好!”

空中,少年的身躯上绽放出异样的光华。
搭上最后一支箭,手中的金弓仿佛察觉了什么,低低的嘶鸣。
“别……呼,手都要麻了……”少年自言自语。
弓拉满弦,原本粗糙的箭矢,轰的一声爆发出绚丽的光芒,强悍至极,连四周的空间都为之扭曲撕裂。
手臂上出现撕裂的划痕,深可见骨。
“……去!”
一松手,最后一支箭射出。后坐力使的空间撕扯爆裂,生生将肉躯碾成碎片。
彗星坠地,一阵爆炸过后,只留下一个深坑,和竖直插在坑中的金弓,映照着远方的黎明。

轰隆一声,城墙彻底失去了支持,訇然倒下。

“——喻文波?”
“啊?嗯……”少年睁开眼睛,揉了揉一头乱毛。
王柳羿正蹲在他旁边看他:“干啥呢,起来走了。”

刚刚,是做了个梦吗……?

TBC

我是真的感觉到什么叫学习使我颓废了
没有任何产出的想法。。。大概是老天让我爬墙
上一篇文还没完结,写了一半就爬墙了。。。
问题是剩下那一半我一点想法都没有
趴 我死了

我好像很久没有开lof了( •̥́ ˍ •̀ू )

【楚屈】长途电话(上)

“您的意思是,您想找到曾经的那个人?”白衣女子打量着面前的男子——散落的三千青丝,随着阴间的阵阵冷风飘忽。虽然面容被死亡的翳影笼罩,却仍然能感觉到旧时的风采。这人便是屈平了。

他点点头,说道:“听闻这里有可以与转世的灵魂沟通的,叫做电话的东西……”

“的确有。”女子说,“但是,这是有时限的。你不能直接与他见面,他也已经忘记了曾经的种种……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那么,给我一样您的东西,换来一柱香的时间。”

他愣了一下,叹息道:“我现在孑然一身,没有什么能够给你了。”

那女子也是叹气:“看你已过几千年,怕是不多时就要消散。那便是算我这一份成全之心。”也是不打算收取什么报酬了。

“多谢……”多谢姑娘成全。他的魂魄已经虚弱的说不出那么一句完整的话了。

熊槐看着手机显示屏,皱起了眉头。没有号码显示,没有“陌生号码”的通知,甚至连拒接的按钮都没有……鬼使神差,他还是接了起来。

“喂?”熊槐颇有些心慌,倒也不是害怕,只是像心被谁攥住了一样,酸涩不已。
对面那人说道:“你现在……过得怎样?”
“你是谁?”熊槐问道。本来他应该直接挂了电话的。可是,却又什么催动着他,让他再说几句……

仿佛是一种祈求——求他听听对面那人的话。

“我是……”我是你的臣,是屈平、灵均、三闾大夫。是无论如何都要等你千年的人——可他说不出口。
他说不出口,熊槐却已经知道了。他的脑中有一个清亮却略显阴森的女声,告诉他这个人他绝不可以再忽略。

“……你等了我很久,是不是?”熊槐试探的问道。

是。对面的人没有说话,可他的声音却已经在熊槐耳边响起。
从前,我等你与我谈话,我等你召我回来,我等你回来。如今,我等你想起我。

那么长的思念,若是一碗孟婆汤便能解决,那该多么廉价?这时,熊槐感觉自己的手像是碰到了一层无色的壁障,只看见那壁障内云雾缭绕,还有一个隐约的人影——袖袍飞扬,青丝散乱……

就在这时,那头的声音突然断了。熊槐也自那景象中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屈平也不由得惊诧。才说了几句话,为何……?

“时限到了。”女子幽幽的说,“他已经快要看见你了,接下来,就看你相不相信他自己的悟性了。”
屈平怔愣着,告辞离开了。他的背影融在一片黄泉水中。

相信吗,一定是要相信的。
TBC
爆字数(((
咕咕咕咕咕

妈啊终于到家惹
下一篇大概会写楚屈ԅ(¯ㅂ¯ԅ)好久没写文了等我找找感jio

要先搞学校活动,然后还要去趟魔都。。。估计三十号之前回不来
我现在在一点点的码,抽时间码完就发嘤嘤嘤

合格考完当然要期末考啦
7月10见

【郭荀点梗】戏剧性相遇(上)

因为时间问题这篇写的并不是十分满意
点梗,感谢小天使私聊给的梗 比心心
——————
“晚上好,落单的小猫。”郭嘉端着酒杯,杯中的液体摇摇晃晃,映着五颜六色的灯光。“你是新来的?”他打量着面前的青年。

“我……是。”荀彧一直在神游天外,突然被问话让他紧张的捏住了衣角。

“别紧张,过上一会儿你就拘谨不下去了。”郭嘉笑几声,向荀彧伸出手去,“走吗,去楼上?”

楼上……好地方。荀彧暗地里撇嘴。他真不该给曹植挡下这个潜入灰色交易市场的任务——那小子看上去单纯,实际上比谁都会说话。

是了,他是来完成潜入地下交易市场任务的——那个任务转由他们负责了。他为了掩人耳目还特意化装。

但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不是吗?他咬咬牙,说:“走。”但愿一次就能发现关于他们的证据。

客房里的香味浓的叫人目眩,灯光泛着暧昧的紫红色,床上铺着恶俗的玫瑰花瓣。郭嘉笑着搂着荀彧走到床边:“等我。”用食指在荀彧唇上一点,走进了浴室。

“这次的人没见过。”郭嘉锁好浴室门,压低声音与谁通话,“他长的很好看……挺像是他们老板跟我说的‘新货’。跟踪?那么低下的手段。我带追踪器了。”

“那么,你跟他们警区的人会合了吗?”对面的人问道。

“会合?我根本没见到他的人!”郭嘉耸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在这地方问谁的名字,会被人怀疑的。”

“喂,子建?”荀彧接通了电话,压低声音说,“我现在没有引起怀疑……虽然那个人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虽然我们没有见过……”

“那,那个叫郭嘉的,和他汇合了吗?”曹植问道。

“没有,你们没发给我他的照片啊……”荀彧匆匆一瞥,发觉浴室门把手轻轻转动,“不,没必要给我了。”他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床头柜。

郭嘉身上还有微微水汽,湿润的发尾铺在肩上。绕是荀彧有任务在身,也不由得怔了一怔。

这种表情自然没逃过郭嘉的眼睛。他轻笑,把荀彧压在床上。“哎——”荀彧吓了一跳,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就这一会的功夫,郭嘉的手伸向荀彧的手机,藏上一个小追踪器。

荀彧那时候已经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TBC

六月四号开始放假 在那之前全程上学
在那之前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

【占tag致歉】咸鱼点文

灵感枯竭ing
但是不产出感觉自己好咸鱼哦!!
所以来求脑洞((不嫌弃我ooc就好(
可以的话最好是欢乐向一些的题材 能写成短篇最好(趴
cp见tag(趴
我爱你们(突然站起来笔芯